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宁波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江波)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9-12-03 19:43:14 来源:未知 作者: 匿名    
戴慕勇表示,根据宁波钟白的具体情况,此次招标需要政府支持。2018年3月15日,amc管理决策委员会同意与太平鸟集团合作投资该项目。2018年4月20日,宁波鹏博作出执行董事决议和股东大会决议,并向宁

[[2019]2号

当事人:姜波,男,1975年2月出生,住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姜波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了调查和审判,并依法告知当事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和权利。当事人提出陈述和论据,但没有要求听证。此案现已调查完毕,审判也已结束。

经调查,当事人有下列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的形成和披露过程

2017年10月9日,太平鸟集团有限公司(太平鸟集团)子公司宁波鹏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鹏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徐茂辉向太平鸟集团董事长张茂平和副总裁张茂宏发送了一封名为“宁波钟白投资分析”的打包邮件。邮件附件“宁波钟白投资建议书报告”包括“宁波钟白收购价值分析”等内容。

2017年10月16日,太平鸟集团召开会议。张牟平、张牟红、太平鸟类集团总裁戴牟勇审阅了徐牟辉发来的《宁波钟白收购价值分析》。会议决定在宁波钟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钟白)总股本的5%内进行金融投资。

2018年2月23日,张谋平向戴谋勇提议考虑收购宁波钟白并寻求控股权。戴慕勇表示,根据宁波钟白的具体情况,此次招标需要政府支持。张谋平同意戴谋勇的意见,并要求戴谋勇与政府部门沟通,寻求政府支持。

2018年3月2日,戴谋勇向张谋平报告,政府支持此次收购。张牟平决定向宁波钟白发出要约。戴谋勇、张谋平和太平鸟集团战略投资部经理张谋峰讨论了后续收购事宜。

2018年3月6日,戴茂勇、张茂宏等与相关中介机构召开会议,讨论确定收购方式、收购比例等具体方案。

2018年3月8日,戴谋勇找到了一家金融控股公司(amc)副总经理兼一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董事长卢某,并提议与AMC合作收购宁波当地一家上市公司。

2018年3月11日,卢告诉戴,合作是可行的,戴告诉卢,收购目标是宁波钟白。

2018年3月13日,戴谋勇和张谋峰去amc找卢某。卢某要求amc总经理吴某和第一事业部的徐某讨论成立合资投资公司的事宜。

2018年3月15日,amc管理决策委员会同意与太平鸟集团合作投资该项目。

2018年3月19日,amc的子公司宁波元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宁波元润五号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元润五号)。

2018年3月23日,太平鸟集团和元润五号注册成立宁波鹏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宁波鹏博)。

2018年4月20日,宁波鹏博作出执行董事决议和股东大会决议,并向宁波钟白发出“关于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的议案的函”。

2018年4月23日,宁波钟白披露了《宁波钟白有限公司重大事项暂停交易公告》,并表示已收到宁波彭波拟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出部分要约的信函,该信函涉及宁波钟白的收购要约。“宁波钟白”将于2018年4月23日暂停交易。

2018年4月25日,宁波钟白披露了《宁波钟白有限公司投标报价报告摘要》和《宁波钟白有限公司投标报价风险提示公告》。宁波鹏博拟发行不少于宁波钟白总股本23.65%的要约收购。要约收购完成后,收购人及其关联方共同持有宁波钟白不少于28.00%的股份。

2018年6月23日,宁波钟白披露了宁波钟白有限公司要约收购报告摘要(修订版),主要内容是宁波彭波与宁波钟白控股股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要约收购股份比例调整至5.65%。

综上所述,宁波彭波2018年4月23日宣布的宁波钟白要约收购涉及上市公司宁波钟白控制权的变更。属于《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三)项规定的“公司股权结构重大变动”和第(七)项规定的“上市公司收购相关计划”,对“宁波钟白”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属于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迟于2018年2月23日,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8年2月23日至4月23日。卢某是内幕消息的知情人,他知道内幕消息的时间不迟于2018年3月11日。

第二,江波控制姚氏证券账户内幕交易“宁波钟白”的使用

(一)江波和卢某在内幕消息敏感时期进行了接触

黄金控制公司持有AMC的股份,是最大股东。江波当时是黄金控制公司的董事长。卢某需要向江波汇报工作和业务方面的情况。从2018年3月到4月,金控公司和amc将在同一栋大楼工作。2018年4月9日,江波和卢某共同出席了2018年金控公司第五次办公会议,双方进行了接触。

根据卢某的讯问记录,卢某在2018年3月底给江波的报告中提到amc和太平鸟集团合作设立基金收购宁波钟白。

(2)江波控制姚氏证券账户交易“宁波钟白”

姚牟通证券账户于2005年10月20日在光大证券有限公司宁波小文街证券营业部开立,资本账户号码为00510898,与上海股东账户(账号a462183371)和深圳股东账户(账号010288567)关联。姚先生证券账户对应的三方存管银行账户为工行账户6222083901006475464。银行账户由江波控制。“宁波钟白”交易资金从银行借款后直接或间接从江波划转,先后划转395万元。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姜波控制使用姚的单向证券账户购买284,500股“宁波钟白”,交易金额为3,323,054元,具体为:2018年4月10日购买35,500股;4月11日购买8900股;4月13日购买125,600股;4月16日购买114,500股。截至2019年1月11日,已售出74,500股,交易价值683,213元。根据实际和账面损益,姚牟通证券账户亏损130,206.22元。

(3)江波交易“宁波钟白”明显异常,没有合理的理由

“宁波钟白”是自2018年以来唯一一只从姚氏证券账户购买的股票。2018年4月9日至4月16日,姚的单向证券账户转账395万元,单方面购买“宁波钟白”,为期4个交易日,时间为2018年4月10日至4月16日。该账户交易隐藏,通过他人账户转账,下订单,借用他人手机号码购买“宁波钟白”。购买时,情况更为紧急,如银行贷款所示,资金一到就会购买“宁波钟白”。

江波通过姚的证券账户控制交易“宁波钟白”与内幕信息高度一致,江波无法提供合理的解释或证据排除其存在和使用内幕信息交易“宁波钟白”。

证券账户数据、银行账户数据、会议纪要及相关人员查询记录等证据证明上述违法事实。

姜波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称的违法行为。

江波提出了以下陈述和论点:第一,他自己的股票操作风格是极端的。经过技术分析,集中购买一两只股票是一致的。2018年1月2日前,他用自己的证券账户购买了金飞凯达、陕西天然气等其他公司的股票。二是2018年4月初,根据“宁波钟白”典型的底部成交量反弹特征,他在分析观察的同时分批买入股票,账户中剩余的60万元资金已经没有用了。第三,基金控制公司有广泛的投资。作为基金控制公司的负责人,他不知道具体的业务情况。卢某没有向他汇报amc和太平鸟集团合作建立收购宁波钟白的基金。第四,太平鸟集团提出部分收购“宁波钟白”,收购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价格。由于长期对股票持乐观态度,太平鸟集团没有行使购买权。

经审查,我局认为:第一,在内幕信息披露前,当事人曾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卢某接触,其交易“宁波钟白”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高度一致。当事人提出的上述三项陈述和论据不能作为排除利用内幕信息交易“宁波钟白”这一非法事实的合理解释。第二,当事人未能将其“宁波钟白”出售给要约人并不影响内幕交易的认定。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我局决定:

姜波因内幕交易被罚款30万元。

上述各方应在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至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金融汇款专用账户),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0189080000162,直接上缴国库,并将当事人姓名的支付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监察局和我局备案。当事人对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直接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得中止。

宁波证监局

2019年9月30日

来源:中国证监会网站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极速飞艇购买 北京快3投注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 湖北快三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