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

中国人审美差距比贫富差距还严重?这个60岁大爷不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9-10-30 20:55:35 来源:未知 作者: 匿名    
“审美力”是近年来流行的一个新词。失明比文盲更有害。中国人失去审美能力了吗?曾成德2012年,曾成德毕业于哈佛大学与其他五名设计和教育专家一起,在台湾启动美育课程推广计划。七年后,美学教师的人数从6人

“审美力”是近年来流行的一个新词。

木心说:没有审美能力,它是不可救药的,知识也救不了它。

吴冠中说:文盲不多,很多美国人是盲人。

失明比文盲更有害。

一次又一次在周围环境中体验痛苦的“泥土味道美学”,

人们一直在问:为什么中国美学如此糟糕?

中国人失去审美能力了吗?

我们如何“通过美学拯救国家”?

曾成德

2012年,曾成德毕业于哈佛大学

与其他五名设计和教育专家一起,

在台湾启动美育课程推广计划。

七年后,美学教师的人数从6人增加到700多人。

台湾各地的儿童开始明白:

美国不仅与艺术专业相关,

它应该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我们采访了曾成德和他的同事蔡子德。

曾成德认为,美感不仅仅是美貌的问题。

它是基础建设,代表秩序和文明。

正如快速交通是去台北,高速铁路是去大陆。

“美不仅仅是一件独立的事情,

这是我和其他人之间的良好关系。

这是一个更好的社会。"

作者刘洋,柏文·平

每一个经历过应试教育的学生都会羡慕这样的审美课堂:老师不会经常“生病”,有趣的内容不会被跳过,时间不会被无聊的抄袭和刻板的欣赏所占据。

你可以带你最喜欢的零食和薯片来上课。老师将引导你观察它们各自的形状:圆形、方形、螺旋形...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排列和组合食物,形成你想要的形象,然后吃掉它。

你可以换制服。第一步是衡量自己。只有知道了身材比例,才能决定是否将夹克的下摆系在裤子上,是否卷起裤腿露出脚踝。

它发生在台湾。2012年,台湾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曾成德与其他五位来自教育、设计等领域的学者和专家一起,推出了“美育课程推广计划”,研究如何从娃娃开始审美。

2014年,他们的计划正式进入教育系统,也被定义为台湾“美育第一年”。

美育核心教师:(左起)田玲、蔡子德、曾成德、刘会元、林敬娟、张继毅

起初,只有六名教师实施了这个计划。他们将美育抽象为六个主题:色彩、肌理、比例、构图、结构和结构。

关于如何教授每个话题没有明确的规则。大多数时候,它是基于当地条件和当地材料。

颜色可以来自食物、天空和海洋,结构可以来自桌子和椅子,也可以来自建筑物。

学生们自己制作纸型,以实现力量和美丽的平衡。桌子、椅子和校服都是上课的材料。

甚至教室也不必在学校。例如,实地参观“康庆龙”(台北三条老街的首字母)地区,观察旧建筑的设计。

或者去海边野餐,孩子们自己做食物,加工食物材料时的碎片、线和片对应概念中的点、线和面。如何将它们搭配得很好并且赏心悦目需要一些时间。

推广首先是在中等教育中发起的。中学是青春期的开始。学生希望与他人有不同的想法,追求个性,并希望被他人认可和喜欢。

曾成德认为,这是参与美育的最佳时机:“因为我热爱美,希望别人喜欢我,所以这是培养同理心的最佳时机。”

因此,他们的美学课不回避关注外表的美。化妆和服装搭配是课堂上经常讨论的话题。

在过去的七八年里,他们的团队从六名创始人成长为700多名教师,将美丽的种子带到了台湾的各个角落。

"在仅仅四五年的时间里,我们就赶上了芬兰。"

——曾成德访谈

问:你是如何第一次参与美育项目的?

我过去在大学学建筑。我去美国继续学习建筑,并获得了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事实上,整个美育项目最初是我在哈佛的大四学生洪堡先生的主意。

40年前,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希望在台湾推广美育。当时,他有一句非常有趣的话,叫做“美育救国论”。他指出,“人民的总体审美水平太低,影响了一般国家的发展。”

当时,全台湾人民都认为发展经济是当务之急。科学教育应该放在首位。让他建立一个科学博物馆来促进科学教育。也许我们可以在人民富裕的时候谈论美国。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台湾已经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然而,韩宝德从未忘记他通过美学拯救国家的理想。大约十年前,他拜访了一群人,包括我、张吉义和刘会元,他们是我们一起努力寻找实施美育的方法的人。

摄影师:张郭尧

问:实施美育计划的过程是否顺利?

答:事实上,我们是从“曲线救国”开始的。20世纪90年代,韩宝德首先在台南建立了台南艺术学院(现台南艺术大学)。那时,我在东海大学,后来在交通大学。我只是从侧面帮忙。

大约在2000年和2002年,我们开始思考如何在社会上实施美育。起初,到处都设立了社会教育厅。后来,他们被重新命名为生命美学馆,作为我们“生命美学运动”的基地,以促进广大台湾人民对美学的感知和体验。

直到八年前。大约在2012年,我们决定将其应用于正规教育系统。我们实际上从零开始,现在我们有700多名教师。每个老师都根据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制定了自己的特殊课程。在美育计划的官方网站上,已经记录了500多门课程和案例。

在推广过程中,我们特别注意吸收世界上美育水平较高的国家的经验。今年,芬兰教育局的代表访问台湾,发现我们的美育推广工作几乎跟得上他们。

问:世界上哪些国家正在开展美育?

我想我们能最清楚地看到北欧地区,尤其是芬兰和丹麦。芬兰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推行“无班级计划”。美育已经成为一个跨学科的学习过程,它以问题为基础,促使人们全面理解现象。

另一个是丹麦。丹麦的美育已经实施了近百年。我们可以看到它的结果是如何在它的设计文化中表现出来的。

在东亚,日本在促进美育方面的成就也非常明显。事实上,从明治维新开始,他们为美感在生活中的实现提供了各种可能性。不同的季节需要不同的食物,不同的环境需要不同的生活反应。

韩国更加清楚,他们正在进入文化和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基础实际上是从小学到中学实施美育。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韩国是如何利用这一基础横扫世界的。

在讲汉语的地区,新加坡尤其能感受到这种变化。因为新加坡是个小地方,那一年最重要的事情是商业和金融。然而,从2005年左右开始,新加坡教育部决定将艺术审美设计相关事宜纳入教育体系,这在过去十年中带来了重大改革。

问:美育产生效果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15年前,我们在推广生命美学,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地知道审美教育必须由生命触发。生活中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的吗?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

例如,在澎湖县西屿岛上的西屿中学,林薛倩带领学生们观察当地的风景,鼓励他们用语言描述自己的感受,然后画出这种感受的抽象色卡。

西大屿山的日落是荷包蛋的颜色。海水和天空的蓝色逐渐由深变浅。

这些学生离家后可能很少回来看他们,但是美容课上的这些颜色将永远留在他们的脑海里,作为他们家乡的记忆。这也反映了审美教育的价值之一:文化认同。

澎湖的孩子,家乡的颜色

问:上美学课和上普通艺术课有什么区别?

在我们的美学课上,艺术课绝对是基础。但我们不是纯粹的艺术教育。当艺术家提问时,除了提问,我们还关注如何解决问题,这涉及到设计层面。

例如,有多少人住在住宅楼里?你早上洗澡还是喝咖啡?生活怎么能充满咖啡的香气?充满光明和阴影的美丽?我们关心的不仅仅是房子,而是生活的美。

接下来,我们将立即开始下一个五年计划。我们希望我们能与艺术博物馆更多的合作,这样学生不仅能看到挂在艺术博物馆墙上的画,还能看到打开艺术博物馆的白色盒子外面和整个社会环境里面的美。

问:你认为美育的普及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什么变化?

答:台湾在上世纪90年代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有快速公交系统,这让台湾人学会排队。高速铁路是相似的,给大陆带来了变化。在这些变化中,我们发现了所谓的基础建设,美育就是基础建设。

因此,美将成为社会的驱动力,使人认识到自己与环境、文化和地球的联系。你不仅关心你如何变得更好更漂亮,还希望你周围的人和喜欢你的人变得更好更漂亮。让整个中国世界达到美丽的设计状态。

“低美感社会”是唯一的出路

事实上,美育在中国大陆的推广起步并不晚,甚至有很高的领先地位。蔡元培早在20世纪初就提出了“美育”的概念。

从一开始,蔡元培就没有把美局限于外表,而是指出“美育是人生最重要的基础教育”为了贯彻这一思想,蔡元培亲自在北京大学教授美育。在他之后,朱光潜、宗白华等美学专家也写了文章来讨论美育。

不幸的是,在随后几十年的中国社会变革中,强调实用理性使用而忽视美学的教育传统一直被提倡。外语、物理和化学专业的学生被称为“主课”,美术和音乐专业的学生被称为“第二课堂”。

这种价值取向影响深远,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使得“土味美学”一度成为大众的主流。

2014年4月,《新周刊》提出了“低美感社会”的概念,尖锐地指出当前时代存在“审美缺失综合症”,并总结了十大表现形式,其中包括外来建筑、悬疑戏剧、网上红脸、伪古董等。列出来了。

去年,吉林大学的李姣教授在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尖锐地指出:“今天,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中国人的标准基本上是在世界任何地方行走时的衣着和行为。与其他亚洲人相比,中国服装(如内衣、鞋帽、鞋袜)的搭配基本上不合适,从远处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中国人。”

然而,也许我们不需要对中国当前的“审美剥夺”感到绝望。在社会转型时期,内在标准受到冲击,新规则尚未建立,人们正在摸索前进。提高民族审美一直是一条曲折的道路。

我们认为法国人品味最高雅,过去“相当粗俗”。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失败是他们自身反思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民族审美能力低下。

席勒在他的“审美教育简报”中不止一次提到:“粗鲁或懒惰是人类堕落的两个极端。”他指出,为了全社会的利益,“为了解决现实生活经验中的政治问题,我们必须走审美之路,因为我们通过美走向自由。”

直到19世纪中叶,英国人仍被困在“山寨美学”中。1851年,伦敦举办了第一届世博会。当年许多值得骄傲的展品都非常粗糙,更重要的是,它们是“未建造的”:铸铁蒸汽体刻有哥特式图案,金属椅子涂有油漆,缝纫机装饰有丘比特图案。

这极大地刺激了英国知识分子批评这些工业革命带来的新产品是“最恶心、最丑陋和最不协调的幻想”。

“工艺美术运动”就是由此产生的。加强公立学校的图片教学,提高民族审美能力是半个世纪以来英国的国策之一。

19世纪下半叶的英国工艺美术运动见证了新装饰美学的兴起。

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也在迎头赶上。19世纪70年代,马萨诸塞州通过了《图片法》,对人口超过5万的城镇中的成年男女和儿童实施义务图片教育。

100多年后的2007年,美国50个州中有47个制定了艺术教育的强制性法规,40个州将艺术纳入了高中生的毕业考试。

在中国大陆,变革正在酝酿和发生。年轻人表达了他们自下而上改善美学的愿望。最好的证明是纪录片《我在紫禁城修复文物》的流行路线。

这部精致的纪录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在90和00后在b站发酵,成为整个网络的一次爆炸。拦河坝充满了对高级美女的钦佩:“这真是温柔优雅,兰芝玉树……”

中国古代建筑的雕花墙

在过去的两年里,诸如“视文字为脸”和“诗歌大会”等安静而花哨的综艺节目也越来越受观众欢迎。

今年9月,央视综艺节目《时尚大师》推出了第二季。《小鲜肉》王俊凯等嘉宾带领观众了解中国传统的色彩文化和“祖先的高层次感觉”。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主动关注自己的外表和言语。《2019年中国女性信心报告》指出,90%以上的中国女性受访者表示,当被问及“美商”时,它很重要。他们提升“美商”的首选是服装和化妆品,其次是阅读。

《2017年中国时尚生活美学报告》指出,中国男性对自身形象的审美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就美容化妆消费而言,男女消费金额的差距从2014年的26.6元降至2017年的13.7元。

正如专家所说,“美学是一种尊严感、自尊感和对他人的尊重感。”

不久前,黄蕾的女儿黄多多将头发染成紫色,并在微博上进行了热门搜索。尽管黄多多还是一名小学生,但她在一所私立学校上学,可以自由地打自己的耳朵和佩戴珠宝。

从她父母的微博分享中可以看出,学校教育鼓励她写剧本、设计舞台服装和制作节日贺卡...

虽然不是每个孩子在这个阶段都能有这样的教育环境,但是展示和讨论已经具有启发意义。

“低审美社会”可能是我们发展的唯一途径。重要的是我们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未来做得越来越好。

不同国家美育现状

1.芬兰

在芬兰学校,三分之一的课程是艺术。在基础教育阶段,艺术课程是必修课,与传统学术课程地位平等。

芬兰教育部为艺术教育发布了单独的“基础教育普通和高级艺术教育国家教学大纲”。最新版本将于2018年8月实施。

该教学大纲明确规定了九门必修艺术课程:建筑、视觉艺术、手工艺、媒体艺术、音乐、文学艺术、杂技艺术、舞蹈和戏剧。其中,音乐、视觉艺术和工艺美术是贯穿整个教学过程的核心科目。

2.匈牙利

匈牙利以音乐教育闻名。从幼儿园开始,音乐训练就一直是基础课程的一部分。在普通学校,每周有两次音乐课,在音乐学校,每天都有音乐课。

匈牙利人认为音乐与数学和自然科学有着直接和内在的联系。学习音乐有助于培养完整的人格。

3.法国

法国所有幼儿园都把艺术教育作为教育的基础,80%以上的幼儿园课程都与艺术相关

此外,根据法国文化部和教育部的规定,各地区必须建立音乐学院、音乐剧院和服务机构来组织和规划音乐活动。

艺术现在是所有法国学校的必修课。《艺术教育法》规定,从幼儿园到大学应开设艺术相关课程。课程包括音乐、艺术、戏剧、舞蹈、摄影、电影、建筑等。

4.新加坡

新加坡的小学只有半天的课,其余时间留给课外活动。每个学生必须参加至少一个兴趣小组。这种联系不是一场小战斗。学校将帮助他们邀请高水平的艺术家作为教师参加。

学校之外,新加坡政府定期拨款清洗和粉刷城市建筑,给整个城市一种明亮的美感。官员们还愿意大力建设艺术场馆,举办文化展览,让所有人都能参与感受和追求美的活动。

5.日本

20世纪30年代,日本“民间艺术之父”柳宗月开始收集整理传统民间艺术,并亲自创办了日本民间艺术博物馆。

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日本的民间工艺如制陶、制瓷、造纸、绘画、印染和雕刻得到了系统的保护。在20世纪80年代,高度认可的“日本设计”已经成型。在世界建筑、设计和时尚的所有领域,出现了许多日本名字。

日本文化中有一个著名的词叫“小正星”,它起源于村上春树1986年的书《郎格罕岛上的下午》。他写道:打开抽屉,看到整齐折叠的内衣变成圆柱形,他感到琐碎和真正的幸福。

这个小细节揭示了日本、欧洲和美国完全不同的审美需求。与北欧的自由和平等不同,日本人强调秩序感,审美要求从幼儿园就开始了。

一些影像资料是由山水画创作协会提供的。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
 
随机推荐